汽车玻璃油墨

浏览:

汽车玻璃油墨
适用于汽车前挡(夹层)玻璃、侧挡(窗)钢化玻璃、后挡钢化玻璃,烧结温度宽,烧结后附着力强,表面光洁度高,具有优良的耐酸、碱性。
基本参数:固含量:78±3% 浆料细度:≤5μm ,粘度:400±100dpas/25±3℃ (RION 粘度计VT-04E)
◇种类:前挡风汽车玻璃油墨、后挡风汽车玻璃油墨、导电银浆
◇作用:防止紫外线透过玻璃辐射;防止用于粘结玻璃和车体的胶发生化学变化;遮蔽某些导电线路;美观。

油墨构成
◇玻璃油墨粉剂部分:熔块+色素          
◇玻璃油墨:玻璃油墨粉剂部分+调墨油
◇熔块
定义:以二氧化硅为主要成分的,在高温熔融的混合物(1000~1400℃/t=120~140min)。
属性:烧结性能:使油墨与玻璃结合;耐磨性;耐化学腐蚀性能;热膨胀系数;光泽。
◇色素
定义:能在高温熔融的金属氧化物的混合物;
属性;颜色;遮盖力;
◇调墨油
定义:有机化合物的混合物
属性:提供在玻璃上的印刷性能

应用方式
◇分类:喷涂(手喷/机喷)、滚筒印刷、丝网印刷、帘幕印刷等。
备注:丝印条件: 180-250目 干燥条件:150℃/5分钟;烧结条件:580℃~620℃/8~3分钟(夹层)、650℃~730℃/8~3分钟(钢化)


下文供参考:

跨国公司在汽车玻璃油墨行业的战略分析

JohnsonMatthey公司(庄信万丰)和Ferro公司(福禄)是两家全球性的跨国公司,都拥有悠久的历史,产品线也都很长。本文通过对上述两个公司在中国汽车玻璃行业的战略进行比较,尝试说明公司战略对公司在特点市场中的发展造成的影响。

中国汽车玻璃行业宏观环境分析中国汽车玻璃经过不到20年的发展,目前有生产汽车玻璃的中大中型企业近70家,市场主要被福耀、信义、圣戈班、旭硝子和皮尔金顿集团分享。

今后10-15年,中国可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和汽车消费国,汽车保有量将超过1亿辆;中国在未来20年左右的时间内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。根据油墨在汽车玻璃上的应用估算,整个中国汽车玻璃油墨市场业务大概为每年三千万美元左右。日本汽车企业往往采用日系油墨,市场相对独立封闭,在其他开放市场中,JM和Ferro占据了整车玻璃市场的大部分份额。

战略微观环境分析
JM公司在中国没有建立自己的生产工厂,中国地区销售的油墨来自荷兰工厂和韩国工厂,海运交货周期分别为3个月和1个月。
Ferro公司在中国的工厂主要以陶瓷颜料和精细化工产品为主。中国的汽车玻璃市场业务,主要有位于日本的工厂负责。另外在汽车配件市场,福禄澳大利亚工厂也为汽车配件市场提供低端产品,以满足整车客户以外的其他市场需求。

战略定位分析
JM和Ferro都把自己定位为全球的供应商,中国汽车玻璃市场都服从于各自公司全球战略布局。
JM中国市场属北亚区,玻璃油墨与陶瓷颜料业务合并,销售要负责中国区的所有产品。漫长的产品线造成了中国市场的售后服务和市场开拓力量不足。
由于JM和福耀集团的长期良好合作,一直在市场占主导地位。Ferro公司则坚持自己对中国市场的理解,中国市场支持由日本工厂负责,销售则由香港方面负责,一直处于相对劣势。目前Ferro把精力放在了争夺圣戈班集团业务方面。

核心竞争力分析
JM的油墨部门有100多年历史,具有丰富的知识积累,有良好的产品开发优势。无铅产品主要以氧化铋为铅的替代物。JM是中国市场的先行者,与福耀集团良好的战略关系是JM在中国的核心竞争力。JM在中国市场的表现,体现着欧洲企业的谨慎投资风格
Ferro公司的强项在其钢化油墨较早地进入了亚洲市场,日本和韩国汽车产品中有很多成熟的应用。Ferro的无铅油墨产品以氧化锌产品,在国际市场金属铋价格变化的情况下,具有较强的市场价格竞争优势。

品牌战略
工业品市场中,产品的品牌往往沿用公司的品牌。JM和Ferro的产品战略相一致,都没有独立的产品品牌。公司的品牌维护,靠公司销售和技术支持来建设。

市场战略
1、产品战略
JM公司在中国市场提供含铅/无铅夹层油墨和无铅钢化油墨。Ferro曾在中国市场提供所有规格油墨,近期全部转为无铅环保产品.
2、终端战略
JM的终端战略很清晰,集中于国内福耀/信义/圣戈班/皮尔金顿几个主要集团客户,其余市场,则是通过国内分销商来开发和跟踪。
Ferro公司的终端模式也类似,但是由于香港分公司负责销售,负责跟踪所有的客户业务,在与JM抢夺现有集团客户上处于相对的劣势。
3、渠道战略
JM和Ferro的渠道都是采用直销的方式,重要客户都是厂方直接处理客户订单,负责产品生产/运输/发运,直至交付到客户手中。

小结
通过对各战略要素的分析,我们可以看到两个公司在发展战略上各有侧重。JM主要强调谨慎开拓市场,而Ferro主要采取争夺现有市场战略,但是基于工业品的营销战略是基本相同的。但双方均未充分挖掘现有的中国市场,面对不断发展的日系油墨供应商,以及中国本土油墨供应商的激烈竞争,缺乏对市场的快速反应,很可能在将来的5-10年处于劣势位置。